喵帕斯

仿佛是个废物了

SSR幼稚园系列【01】

☆注意☆

取名无能

ooc是我的

脑洞大过天,轻松日常向

无cp倾向

出场角色不定,均为亲妈们的心头好,ssr为主,就是这么任性【不】,大概会根据出场主要人物打tag

只是几个人家里出生了一群小萝卜头后喜不自禁的产物

 

有几个阴阳师妹子要喜当妈啦!

哦不对,应该叫做是,终于自家崽崽要出生了。

可怜的阿妈们辛辛苦苦一个多月,四处乞讨,自家小孩终是要破壳而出了。

A家的新小孩是小小的荒川,B家的小孩是一只小小的茨木,而C家双胎,即将生出来一只小天狗和一只小酒吞,而在怀胎过程中,天降了A家一只小鹿,又送给了C家一只新的茨苗。

阿妈们家里的狗粮大队长大天狗和茨木童子看着这个新生儿list,感觉有点头疼。

 

其实亲妈们家里不是只有这两位狗粮大队长的。

比如B家和C家的妖刀姬们,是的,B家一位妖刀姬,C家有两个妖刀姬。她们有个共同的昵称,傻闺女。

傻闺女其实很不喜欢带小孩的,她们共同的爱好只有一个,怼八岐大蛇。不知道是多大仇,她们从未把蛇八与蛇十的茨木童子和大天狗看在眼里,如果是蛇九的两面佛,阿妈还能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辣眼睛,但是不看茨木和大天狗阿妈们就有点不理解了。闺女们,难道你们审美有问题么?后来阿妈B通过玄学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他们太弱了。

好吧,和大蛇比起来,大概也许,是更弱一点?

只不过如果蛇八和蛇十的茨木与大天狗闺女们都看不上眼,那么这帮子小萝卜头···亲妈们想了想,果断放弃了让闺女们带孩子的想法。所谓的女性更适合带孩子,大概是不适合这三个傻闺女的吧。

拜托你们了!茨木童子和大天狗!

 

孩子们出生的这天终于到来了,亲妈们相聚一堂【同一个聊天室】,就看着这个仅有三人的聊天室齐刷刷出现四条神眷。亲妈A捧着自家的荒川潸然泪下,感慨自己除了大狗子也算是有了别的ssr输出式神。亲妈B抱着自家小茨苗一个劲的蹭来蹭去同时拒绝了他要去看隔壁新出生的挚友的请求。亲妈C把自家的小酒吞直接塞到旁边看了很久的大号·茨木童子与少年·茨木童子中间后,开始研究她家的小天狗腰上的面具,同时与他聊着一些关于喜好的问题,最后绝望的发现审美这种东西大概是天生的,改不过来了。

旁边站着阿妈家别的闺女儿子们,三个傻闺女无语望天开始想着大蛇的第一百零一种死法,几只大狗子开始怀疑难道自己的大义就是带小孩,而青行灯觉得自己又有了新的怪谈恐吓对象异常愉悦,只有一目连与小鹿对这些新小孩最为友好,一目连觉得这样生机勃勃的阴阳寮才是应有的状态,而小鹿觉得自己大概有新的玩伴了。

总之,孩子们都出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其实茨木童子觉得自己本来不应该来带小孩的,也就是小孩中有了他的挚友,才觉得稍微开心一点,而他一开心的结果就是,地狱之手再也不暴击了。

为啥啊,为了和小孩状态的挚友多相处一段时间啊!

茨木童子看着自己的挚友,觉得连他头上的火灵标志也跟着可爱了起来,不愧是吾的挚友啊!

而大天狗非常看不惯他的这种痴汉行为,双翼一抖,一个羽刃暴风就向对面卷了过去。而正当他得意的看着对面的残血之时,他旁边的小天狗跟着他吹起了风暴,然后卷走了对面血皮的···一层血皮···大天狗有点愤怒的看着旁边的小茨苗一个普攻过去收割了剩下的残血,觉得回去应该给这只丢了大天狗的颜面的小天狗私下开开小灶,补习一下,免得下次还是如此丢脸(输给了旁边的那个痴汉)。

只有酒吞顶着火灵的标志,反正也就开场的时候需要他递个火,别的时候他都在无聊的应付着旁边的男人(小孩)们,觉得不如早点回家喝酒去。

只不过酒吞啊,根据寮里的规矩,小孩子禁止喝酒哦?


【一目连中心】风 02

注意事项看01

本篇为荒川之主视角

一目连溺爱中

私设无数但是希望脑洞能贴近原作




02

 

最初的荒川之主是不太喜欢隔壁的那个风神的。

作为水域的王者,他守护着水中的诸多生灵。而不知何时起,他的地盘旁边居住的人类渐渐多了起来,人类的活动无法避免的影响到了水域,尤其是人类的捕捞等行为。索性当时的人类尚且懂得适可而止,深知此乃万物规律的荒川之主便放任了人类的捕食行为,仅在有人过于贪婪时用自己的方式进行警告,比如湖泽的偶尔泛滥。

彼时的人类尚且愚昧,面对这蔓延的大水虽然受灾不深,却也明白是“神明”发怒,他们并不知为何,所能做的仅有远离水泽与献上祭品。而不知何时,人类的受到了开化一般,逐渐开始明白何为尊重自然与侍奉神灵。某一天陡然意识到子民的抱怨减少了的荒川之主久违的来到水面,便看到了坐在树上安静的看着远处炊烟袅袅的村落的风神。

“你好,我名一目连。”神明转头微笑的对他说着。“是守护此地的风神。”

啧,神明······荒川之主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转头沉入水底。和神明打交道是一件麻烦的事儿,谁知道这些神都是什么样的性格。索性作为一方之主的大妖怪的他也不必对神明谄媚,相安无事便罢,若有事,他也不会畏惧。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这个神明竟是神族种难得的“好脾气”,不,也许用“没脾气”来形容他更合适吧。

这个神明仿佛随时随地都是柔和的,他教导人们如何遵循自然规律,教导人们时令节气,也告诉他们如何规避与周围的妖怪的接触。他是风神,便也是此地无所不在的最和煦的风,守护着他每一个子民。

无聊了千百年的荒川之主便突然来了兴致,镇守此地多年的他从一代代的爱八卦的子民口中听过了太多的人类善变的故事,他有些不明白这样的生灵有什么守护的意义,同时有些恶意的猜测他究竟能守护此地多久。

荒川之主开始偶尔走出他位于深海海底的住所,前往近海海面大大方方的观察着风神与他的子民们。一年年过去了,他心中人类的顽劣印象被一步步加深,而风神一目连却待他们一如当年初见。

而在这一年年的观察里,他们不知何时开始偶尔会相聚一番,一同默默饮酒,或聊些许平淡的日常,然后分别开来,等待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后的再见面。

作为拥有漫长生命的大妖怪与风神,他们其实本质都是寂寞的吧。有时候荒川之主会这样想着,然后与旁边的风神碰杯,一口饮下杯中人类奉上的佳酿。

偶尔荒川之主与一目连也会讨论到关于“人类”这样一个话题。荒川之主见识了太多的人类的黑暗面,同时作为大妖怪,将人类存在视为蝼蚁,如非若有似无的规律在压制,并且拥有厌恶麻烦的本性,荒川之主或许早在百年前便将此地彻底同化为一片水泽。而一目连对于好友,是的他们都早已将彼此视为挚友,的对于人类的不屑的反应,仅仅只是微笑与倒酒的动作。

荒川之主非常明白,他无法说服这个其实非常固执的风神。在他看来,若一目连放下这些所谓的子民,不再耗费法力帮助他们,作为自由自在的风他可以活的更加肆意,也更加像一个神明。

平淡的日子如流水与风般划过,中间发生的小小插曲大概就是那个未来的大天狗,如今的一个小孩子。那小孩似乎非常看不惯荒川之主任性肆意的生活,荒川之主也瞧不上小孩满嘴的大义。如同尖锐的风与狂躁的水决不能相容一般,他们的日常相处便如同风水相撞的风暴一般不对盘,若没有一目连从中斡旋,怕是早就打起来了吧。

荒川之主不屑于欺负弱小,但是若是这个小子的话,他倒是很乐意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当某日那小鬼终是长大,初步有了镇守一方的大妖的风采的时候,大天狗带着荒川之主亲眼看着一目连耗费自己法力制作的妖器扇子离开了此地去追寻他的大义。在他走后,神明与大妖怪的日子如往常一般宁静而悠远。

 

可惜好景不长,不知为何,也许是有胆大妄为的人类得罪了周围的神明或是大妖怪,那人类所在的地域突遭百年不遇的涝灾,连日而来的风雨迅速让大地被淹没,属性为风的神明自然无法于此等灾难中庇佑他的子民。

于是他想到了他的挚友。

然而对于荒川之主而言,这是一个让他的挚友抛弃人类这个包袱,重获“自由”的契机。本性里自带任性妄为的荒川之主选择躲入风神无法触及的深海,以此来避开他的求助,同时也防止自己面对他的恳求突然产生了因他而起的对人类的同情心而坏了让好友自由的大计。

 

只不过这一次荒川之主的计划最后还是失败了。

他突然想起来初见之时对那个神明的评价。

呵,什么“没脾气”,分明是固执的令人厌恶。

 

求助无果的神明以自己的一只眼睛为代价,让洪水改道汇入了湖泽大海之中,而在保护自己的子民的同时,他也并未忘记缓冲下洪水的冲击护着挚友的子民。

在洪水冲入湖泽的那一瞬间荒川之主便是知道了他的好友做出了怎样的牺牲。沉默良久,挥退了周围侍奉于他的小妖怪们,荒川之主闭上了眼睛,这样还怎么再与他喝酒呢?


【一目连中心】风 01

私设年龄操作有,具体是一目连和荒川比大天狗年长,幼年大天狗出没。

时间线会有bug能改就改不能改请无视。

非爱情向,仅为友情。

考据党求放过。

尽量不ooc,努力贴合游戏设定 

自割腿肉之作,一目连溺爱


01


在大天狗漫长的回忆里,曾经有一个人温柔的接住彼时年幼还不能很好操控双翅的他,那个人的怀抱的味道让他第一次明白风的意义。

大天狗的风一直是激烈的,一如他天性中的对正义的追逐一般一往无前,但是那个人的风是不一样的,带有抚平万物的伤痛的包容性,正是那人本性中的良善与慈悲。

 

 

 

“连,这次又从哪里捡回来了一个小孩?”作为一目连挚友的荒川之主对于好友抱着一个孩子来参加他们的聚会有些许惊讶,难得的问出了口来。他一直知道好友对于人类抱有一份多余的爱护之情,这次却是第一次见到他带着小孩来他们的聚会之所。

对此疑问一目连只是淡淡笑着回答:“荒川,你仔细看看这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啊。”

不是普通的小孩···荒川提起了性子仔细一看:“风···”只有拥有特殊力量的人才能看到的围绕小孩身旁的风之力,而这风与挚友的风明显不同,虽稍显脆弱,却已经可以窥见未来的无所不摧之刚猛。

看这背后的小小的羽翼,“是天狗一族的小孩么···还是未来的大天狗吧。”大天狗,天狗一族的领头之人,目前还是以幼崽的形态安静的坐在一目连怀中的小小的模样。

 

 

小小的大天狗就那样跟着那位温柔的风神于人间游历着,看着他改变风向讲与河川远海迷路的渔夫游人的船只引回正规,也看着他用风将雨云汇聚赐予干涸的土地久违的甘霖。

大天狗认为这也许便是大义吧,然而他的风太过尖锐,若是吹向船只便会刮破风帆让船四分五裂,若是吹向雨云便会掀起风暴。一目连以柔和而坚韧的风阻止了这一切,并告诉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你的风天生拥有毁灭的特性,而毁灭并不是一件坏事。你将拥有你自己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上你的力量将成为你的大义的武器,斩断一切不义。”

温柔的神明带着他见遍世间善恶,教会他在平日里收敛狂风于背后的双翼中,并为他亲手制作了一把写有义字的法器,让他的风能在最合适的时候发挥最大的威力。

在那时大天狗终于坚定了自己的道路——若是不能如他一般用风抚平创伤,那便用风斩断罪恶,这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大义。

 

当他明白了他的道路后,他向一目连辞行,决定去远乡贯彻自己的大义,对此一目连只是如小时候一般摸摸他的头,告诉他累了便回来这方土地,他会一直在这里。

只不过很多年后,当大天狗听说童年之地发生巨大的灾难赶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一位失去了右眼的伤痕累累的神明。

“欢迎回来。”那个人的笑容如同初见一般是和煦的春风模样,照耀在穿过乌云的久违的阳光之下。


【三日鹤】有幸旧时光-【1】

三日鹤cp短篇

幼鹤有

矫情勿喷

本篇三日月视角,私设很多


——————————————————————————————



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恍惚间以为看见了一只白鹤远离了天空,跌落至人世间。

“唔···山,山日月大人!”小小的孩子努力的想要将在拜见前被告知的大人的名字顺利的念出来,纵使有些许咬字不清,成功后便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还是只弱小的雏鹤啊。

 

三日月宗近本为三条宗近所打造的天下最美之剑,拜其名气所聚集的灵力与强大的术式所赐,他有幸拥有了灵体,成为了一名付丧神。

漠视着又一片樱花花瓣穿过自己的身体,落在水面荡起阵阵涟漪,在悄然流逝的时间中最终归于平静,三日月抬头注视那树上的粉色樱云,仿佛是在看自己无法感触的逝去的时光。

毫无实体,无法接触现世,无法享受微风吹拂身体带来的凉爽,无法嗅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春天的清香,连食物都仅仅是为了模仿所谓的正常的常世之人的生活而准备的无用的装饰品。在这样的生活中所学会的伪装,究竟有何用处?自己在这毫无意义时光中所学会的竟仿若只有欺骗自己拥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样的生活,便是成为付丧神的意义么?

身为一把本应用于夺取人类的性命的武器,却在现世之人的住所向往着他们的生活,真是讽刺。

三日月这样想着,阖上眼帘,遮住了眼底的新月的冷光。

“哇!”猝不及防间,三日月的腰间被一个重物撞上,接着一双手臂努力的想要环住他的腰身却因为身高不足定格在一个可笑的角度上。“三日月哥哥被吓到了吗~!”小孩子特有的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来。

三日月睁开双眼,眼中映着阳光变得柔和起来,他故意板着脸,接着捉住腰间的那两只小小的手,转身顺势将小孩抱起来让他坐在左手手臂上。“是啊,我可是被吓得不轻呢。”他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小孩的头,“所以鹤要怎么安慰我呢?”

小小的鹤丸被三日月严肃的表情吓到了,瞬间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呜···对不起啊三日月哥哥···我···”小孩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让三日月瞬间心软了起来,正准备开口放过他的时候,鹤丸下定决心一样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三日月,强忍悲痛说道:“那下午的三色团子,鹤丸的份全部分给三日月哥哥好了!”说完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就能阻止因为失去美味的三色团子而露出的那些郁闷。

三色团子啊···“哈哈哈哈,”三日月畅快的笑了出来,三色团子可是鹤丸最喜欢的零嘴呢,居然就这样分了出来真是难得啊。“很好很好,那我就收下鹤丸这份心意吧。”他也是年纪大了,居然这样逗小孩呢。但是看了看怀中鹤丸的放心而纠结的表情,他决定再多逗一会儿鹤丸。

五条国永新作鹤丸,大概是由于仪式的失误或是名气带来的灵力不足,是难得的幼年状态的付丧神,并且奇妙的拥有了对应人类幼年的心智与性格呢。三日月抱着鹤丸,悠然穿行在走廊上。这么些年来根据他的观察,鹤丸其实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成长,只不过成长速度太慢而有点难以察觉罢了。当然,他是一定注意到了的,毕竟这是他所拥有的在他异常的生命里唯一的太阳。

是的,对于三日月而言,鹤丸是他所拥有的最温暖的光。那是一系列的阴差阳错造就的一个奇迹,身为付丧神的他们本不应该拥有感情,更不可能拥有童年这种对于现世之人而言普通而又奢侈的时光。而鹤丸拥有了,又将这宝物分享与他,成为了平凡生活的点滴中弥足珍贵的记忆。

该如何报答这个孩子呢?走到廊下的软垫前,三日月将鹤丸放下,自己也一并坐下,随即唤来式神奉上今日的茶水与甜点。

鹤丸轻晃着双脚坐在走廊边缘,软声哼唱着听来的歌谣。当第一节歌还未唱罢,鹤丸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闭上了嘴,转头略带期待的看着后方的空白处。

式神的声音与她的身影一同出现:“三日月大人,鹤丸大人。”穿着打扮与主人家的侍女毫无两样的女性式神跪坐着将手中的三色团子并绿茶一同放在早已备好的托盘中,“请慢用,奴婢先行告退了。”语罢俯身迅速消失于空气中。

“恩···喏,三日月哥哥,三色团子很美味的你快吃吧···”小孩将装有团子的小碟子往三日月那边推了推,有点不舍的说着。

三日月可是看明白了他的小心思,让自己吃快点就能不那么心痛了是吧。“哈哈哈哈没事儿没事儿,鹤丸你吃吧。”他捧起茶杯,看了看鹤丸突然扬起来的小脸上陡然发光的双眼,拍了拍他的头,对手中柔软的触感表示非常满足:“刚刚鹤丸的灵力又增强了吧,能提前发现影的行动了呢,作为奖励今天鹤丸可以多吃几个团子哦。”

“真的么!谢谢三日月哥哥!”鹤丸欢呼着拿起丸子嗷呜一口吃到嘴里,咀嚼之时露出了如猫咪一般可爱的神情。“这次的丸子比上次好吃呢~三日月哥哥快尝尝看~”看着小孩努力将丸子举到自己的面前,三日月从容的咬下一颗丸子。

真甜呢。

付丧神所食用的一切东西归根结底均为灵力所化,而在鹤丸到来之前他也从未关心过食物是否有味道这个仿佛是饮食中最基础也最有意义的问题。在此之前他也见过小孩子欢欣鼓舞的从父母手中接过某些食物,并满脸笑容的感慨“真甜啊”。

甜是一种让人幸福的感觉。

于三日月而言,这是成立的。但是这与他有何关系?幸福是什么,他并不需要知道啊,他只是一位背负着杀人的职责,却被用于彰显地位而束之高阁的刀所化的付丧神罢了。

但是在那只雏鹤跌落天空,掉入他怀中后,一切变得不同了。

想见到他露出那样的笑脸。

想让他笑。

若是让他吃到甜味的东西,大概他会是幸福的。

这样就能彻底的拥有他了吧。

看着差遣式神艰难收集来的仅流传于闺阁之内的小姐们最爱的话本们,在属下纠结的目光下悠然翻遍全书的三日月得到了一个结论。若想要永远在一起,便要让另一人感觉到幸福。幸福最简单的实现方式于他而言便是食得甜味食物。因此某一段时间式神们四处奔走研究如何让大人感受到甜味。最终他们凑巧找见一个还未入轮回的明白甜是何物的灵魂,强迫吸取其记忆并经过多次试验模拟出了甜的味道。

将那个残破的灵魂彻底湮灭以防引来正义的阴阳师们,式神们向他们的主人献上了甜味。

让生活于现世夹缝之中的灵力体体会到甜味,这样在绝大部分相关人员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这样被完成了。

这一切的付出,于三日月而言,都不足为提。

下次试试三日饼吧,看着幼小的鹤丸满足的笑容,三日月边想着边摸着他的头,告诉他:“鹤,我们约定好了永远在一起啊。”

鹤丸虽然有些疑惑,但他条件反射的看向三日月,笑着答应着:“恩,约定好了呢!”

是的,我们约定好了永远在一起。

毕竟我们是付丧神啊,永远于我们而言便是永远。

 



但是付丧神,是刀的付丧神。

当战火燃起,身为刀的职责便开始显现了。

战斗,分离,杀人,染血。

在战乱中,三日月与尚且年幼的鹤丸国永分离,陷入了权利的斗争中。

【天下五剑】,【天下最美之剑】,无数的赞美将三日月束缚在了礼堂与宝库里。他身为刀却远离战场,甚至在宫廷后院见证着主人们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渴望战场,渴望鲜血,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压制住内心止不住的对那个纯白的背影的渴望。

他在我不在的年岁里,应该已经成为了一个洁白无瑕的刀了吧。身为一把刀,便不会如我一般无法出战吧,他沾染上鲜血的姿态,想看。

动荡中,数度易主的三日月偶得机会在战场上挥舞着刀随主人厮杀之时,总会情不自禁闭眼想象那个人的成长。他获得了机会参与他的【童年】,却没能守护这珍宝的其余岁月。若他为月,鹤丸便是他独有的温暖的太阳,而他失去了他。这样悠长的岁月里他终于明白这是嫉妒,嫉妒他的生命里不在充满他的存在,而有了别人的参与。

 

 

毕竟自己是把刀啊。

 

 

数年后,端坐于博物馆内的三日月看着橱窗外的人流,如此感慨着。身为刀的身不由己,出自刀的杀戮欲望,作为刀的战斗本能,以及最重要的,同时又是一个付丧神的,对于现世的向往与对某一个特定的存在的思念,成为了坚持的动力。

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的人们的信仰越发不纯了起来,阴阳术更是被遗忘在了历史的浪潮中,被日新月异的高科技取而代之。而在此背景之下,由灵力支撑的三日月,也即将消散。

三日月自嘲着曾经的自己也是年少轻狂,轻易许诺了永远,而他从未料到如此辉煌的阴阳术最终会如神话一般存在于现代人的心中。

看着自己日渐透明的手掌,三日月继续端坐于橱窗之内。纵然无人可见,其风采依旧如当年。

 

毕竟是一把刀,竟也妄想说永远。

 

周围传来参观的姑娘的叽叽喳喳,一边对展品评头论足一边聊着一会儿要去吃什么甜点。

 

现代的甜点已然如此常见,但他若能再见到鹤丸,只想送他那一盒三日饼。

三日月闭眼,任黑暗将自己淹没。

 


毕竟是一把刀。

 

——————————————————————————————

三日月视角·有幸旧时光·完

 

 

【碎碎念】

  1. 查找了很久资料,没找到平安时代有啥甜点,但是甜味非常稀有是真的,所以请当做真的有三色团子吧。

  2. 三日饼是平安时代夫妻第三日吃的一种点心,查找了资料也没找到其味道描述,当做是甜的吧···

  3. 时间线为固有bug。

  4. 查找资料当年应该有闺阁内流传的话本。

  5. 下篇写鹤丸角度,但是应该会比较短,着重于后半部分大概?还在构思怎么写。

  6. Bug这么多难为大家还看下来了这么矫情的文字,有问题pls提出来还会修。


如果我写玻璃渣会被人打么

rt,正在构思一篇三日鹤玻璃渣大概?考虑结局中....

【三日鹤】自由星空2(名字继续暂定)

Chapter 2

泰拉尔星系是远离了银河系的一个巨大的星系,然而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星系的构成与银河系如出一辙,人类在此间亦找到了他们的新的居所。随着人类的繁衍,以及由于科技发展带来的对生存范围的需求,新人类的脚步逐渐蔓延开来。时至今日,除去首都星外,人类常年居住的行政星有超过100个,同时人类开发了不少矿产星与物产星,中央研究所成为了开发工程的核心。

 

根据史料记载,地球——旧人类曾经的故乡的毁灭,是由旧人类们失去理智的战争所导致的。因此,幸存的新人类们在逃离了那场战争的余波并来到泰拉尔星系后,开始反思如何才能避免新的战争毁灭自己的新的家园。

 

部分人类认为,这是由于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进而产生了种种不理智的行为。当不理智的行为碰撞后,便会产生争斗。而争斗若是扩大升级,战争的号角便会响起,而世界将会再次受苦于战争带来的危难。

这一理论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为此科学家们顺势提出,可以利用当时的最新科技帮助人类控制自己的情感——通过对大脑进行改造达成这一目的。

 

此方法一出,全民哗然。

大脑改造?就算当时科技已然相当发达,人类的大脑依然是仿佛神的领域一样的禁区。人类尝试了数百年也没能解开大脑的无数谜题,而现在为了抑制战争的产生,难道要所有人都接受这样一个未知的手术么?

 

然而随着实验数据的公开,这个手术的安全性得到了证实,人类开始了第一次全人类投票——关于是否要进行全民的大脑情感移除手术。

而投票的最后,支持者以微弱的数量压倒了反对者,感情移除手术第一次正式踏上人类的历史舞台。

 

为了将这一切记录下来,人们另外通过了一项决定——制造审神者系统。

机械是绝对理智的,人们这样相信着,最终决定建造这样一个强大的系统,辅助当权者进行判断,并且提醒当权者不要重蹈覆辙。

 

随着审神者系统的建立,人类决定以新·旧人类与新·旧历为名,以示自己与过去的不同。

 

——审神者系统,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的出现,终结了那段混乱而冲动的旧历岁月,开启了新人类崭新的未来。

 

“以上这些,随便哪个星网站点都有记载吧。”莺丸关掉悬浮窗口,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寝室床上的白衣少年。“鹤丸,明天就是开学典礼了,你不去准备准备吗?”

 

鹤丸一口吃掉最后一个大福,取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躺在床上对坐在桌子前的莺丸说:“嘛,莺丸你别这么严肃吧。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有人告诉我入学要考旧人类历史?”

 

绿色头发的青年人捧着茶轻抿一口,觉得自己真的不该指望这个小时候的小魔星,长大后的大魔王会去了解一下这种学院的基础设定。“每年学院会有一定概率会在入学测试的时候抽查历史科目,虽然这个并未在正式的文件与公告中公布,但各大论坛应该都有消息吧?”

 

白衣青年笑了笑,挺身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往门口走一边优哉游哉的说着:“啊我是没怎么注意这种消息,但是我也没必要担心哦。”语罢,他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莺丸:“因为这些我都记得很清楚啊,在这里。”他点了下自己的额头,冲绿发青年骄傲的笑着。

 

“那你为何还要我重复这段历史呢?”是啊是啊他也是关心则乱,他怎么会忘记就算这家伙从小到大都贪玩,正事儿却从不耽误,学习也是一点就通过目不忘呢?

 

鹤丸扭过头,走出房门,只留下最后一句话:“我不是怕你无聊么?对了那个大福非常好吃啊,下次再帮我留几个香草味的吧。”

 

“···这家伙,越来越会使唤人了。”

 

 

鹤球离开莺丸的宿舍后,经过宿舍区监控死角时顺势抬手看了一眼掌中刚刚留下来的字迹:“明天组织内将有行动。”

 

他皱着眉思考着什么,然后在自然地行走间悄然将字迹全部擦去。

 

行动啊···说什么为了让我有最自然的反应而瞒着我,这是不信任我的能力么?鹤丸有点不高兴的撇了撇嘴,将手架在背后。既然如此,那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由发挥我也从不会害怕!

 

 ——————————————————————————————

1010年9月1日,战争学院开学典礼。

 

以标准的军姿站在广场最前方的鹤丸维持着姿势,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了。

 

‘听说很早以前的地球上这种枯燥的仪式就已经为人诟病了,为何现在还要保留呢?’

 

他听着耳边的机翼划破空气传来的尖锐呼啸,对这种老旧的仪式用机型表示不屑。‘这样的战斗机根本没法上战场吧,操作精度大概···5卡尔级?看来应该是VG-100系列战机?这战争学院也真是吝啬,明明军队201系列战机都开始普及了,不拿出最尖端的S2系就罢了,拿这种老古董来糊弄人有意思么?’

 

这样想着的鹤丸对这场开幕仪式彻底失去了兴趣,开始若无其事的用眼角余光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开学典礼的场所是战争学院的中央广场,四周环绕着高低不同的教学楼建筑,北面是工程系的地盘,东面则是理论教学区域与医疗系的集中区域,南方属于指挥系,并建筑有模拟实战场,而西方最为特殊,在此区域的建筑均用在帝国占有的一个特殊资源星上采集到的悬浮石做基底,悬浮于空中,方便战斗系的学员进行飞行训练。

 

鹤丸脑中迅速的过了一遍战争学院地图,广场四面的建筑上的对空粒子炮台可是十分嚣张的从不隐藏呢,他瞥过建筑物顶端,开始思考组织会采用何种方式突破这严密的防守。

 

这次行动的意义究竟是何呢?歌仙那家伙···不会做毫无益处的事情啊?

 

当战机完成表演带着彩虹消失在天边后,鹤丸觉得自己耳朵总算从那种动力机轰鸣带来的噪音中解放了,而在仅余下微风摩擦过树叶的声音的安宁氛围中,一个男声打破了这片沉静。

 

“哈哈哈,看到这么多年轻面孔,我可真是非常开心呢。”


 ——————————————————————————————

随便唠叨一下:反正没人看系列

等了这么久才更新第二章真是···恩都是因为我忙着肝活动去了。

如果有虫子欢迎指出=v=

如果这篇文能让你有一点点喜欢请留下一点鼓励=v=

【三日鹤】自由星空1(名字暂定)

脑洞坑,三日鹤主,出场人多,大长篇倾向

尽量不ooc,但是预感ooc会不少=L=

正剧向

取名废

cp多,tag不好打

bug请指出,会自己修文。


————————————————————————————


Chapter 1

“···最后,由于旧人类不爱护地球,那个古老的蓝色星球就这样消失在了银河系中。而剩下的部分人类,乘坐‘日月号’飞船,经历了三个月的空间飞行,来到了泰拉尔星系,并且在此定居繁衍。他们就是我们的祖先,一群勇敢的开拓者。”随着古板的声音停下,教室里的光影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讲台上的老师扶了一下眼镜,对同学们说到:“这就是我们新人类的历史,接下来有人有什么问题么?”

一个男孩子举手,问:“这部片子里的那些人为何要哭泣?”

“因为感到悲伤。”

“为什么会感到悲伤?”

“因为他们生病了。好了翔太,你的这个问题反映出了你上课根本没有听讲,十大危害人类健康的情绪,我们应该是在高中的第一节课就讲了。其中就有悲伤这种危害极大的情绪。那么谁来讲讲这种情绪为何会产生危害?”

 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女生站起来回答道:“悲伤是危害性极大的一种情绪,它是由于人类体内的一种生物因子刺激大脑而形成的。它的危害在于会引起强烈的副作用,比如退缩,同情,失去斗志,无法行动等等,因此在我们出生的时候就被剔除掉了。”

 “很好,非常完美的回答,那么美奈子还记得我们第一节课上讲到的能够引起这种危害情绪的最恶之情是什么吗?”

 “是爱情,人称最恶之情,属于所有危害性情绪之首,最糟糕的结果是引起精神崩溃。”

 “是的,这些情绪,这些情感,都是对人类有害的。悲哀,愤怒,同情,爱情,懦弱,害怕···这些的统称是?”

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大脑的垃圾!”

“非常好,这节课到此为止,然后翔太,你跟着我去一趟办公室。”

男老师收拾好自己的教学用具,准备出门的时候,被小男孩的同桌叫住了,因为翔太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了。

老师走上前去,翻过翔太的身体,发现他的手腕上的助手系统闪烁着红光,并且滚动着字条:翔太,1001年2月5日09点34分出生,男,于1012年5月13日15点25分04秒发病,请耐心等待医护人员的到来。

看着这字条,老师转头对周围的小孩子说到:“同学们,非常遗憾,翔太同学将会暂时离开我们的班级,他生病了,即将去中央疗养院治病。”

 

很快,救护飞船赶到了学校,载着男孩离开,只留下了桌上的一小滩透明的液体。

“这是什么啊,看着好奇怪,是翔太的口水么?”

美奈子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有点嫌恶的回答道:“看着不像是口水···?口水应该是更加粘稠的液体吧,而且应该会有一些残渣,因为上节课课件翔太还在吃零食呢。”

“那美奈子,你觉得这是啥啊?不是口水还能从身体里出来的液体,还和脸相关的话···难道是那个!”

“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诶!是不是那个,叫做泪水的东西!”

“诶诶这就是泪水么?”

“第一次看到真的东西呐。”

剩下的小孩兴奋地叽叽喳喳着。

“翔太居然和视频中的人一样流泪了!难道他感到了悲伤么?”

“那是因为他生病了吧笨蛋小阳。“

“他一定是生病了吧,悲伤居然会造成这么大的副作用啊。”

“眼泪这种东西,看着有点恶心呢。”

 

“明天可就是战争学院的开学典礼了啊,翔太看不到了吧。”

“这可是大事儿啊,翔太很期待开学典礼的机甲表演的吧。”

“是啊。话说,这时候好像古人类会说一句话吧?好像是‘真可怜’?”

“好像是的,但是可怜是什么意思呢?”

“应该是同情的一种用词吧,我在《了解古人类的精神疾病》这本书里见到过这个词。”

孩子们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然后有志一同的闭嘴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与这个词汇。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助手系统只是安静的倾听着他们幼稚的谈话。


 ————————————————————————————


“本月王城发病人数为15人,全星域为5234人,已有2356人完成治疗返回家中。发病数量对比上个月增加了0.26%,在理论的可控范围内。报告完毕。”

会议室里的女性虚影微微一俯身鞠躬,长长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着。

“呐,我说,爱酱能不能不要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啊,听着真是一点也不可爱。”良久,一个轻快的男声打破了沉默。“而且干嘛一直穿着那身衣服啊,看了这么几年下来我们都看腻了,能换个衣服嘛,比如这种?”男人在空中虚点几下,一件兔女郎装凭空出现并飞速向女性袭去。而女性反应迅速,反手一击,衣袖翻飞间兔女郎装一下子被打碎成光点,消散在了空中。

“大典太殿下,请不要和在下开这种玩笑。”女子冷漠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大厅里。

而另一个男子眉头制止道:“大典太,不要再开如此幼稚的玩笑了。”语罢,无视被两方拒绝的男人的“都好无聊”的碎碎念,转头看向另外三个安静的坐着的男人。“那么数珠丸,童子切,三日月,你们对这个月的情况有什么意见么。”

“啊···没有意见···这个会议该结束了吧···?”

“没有意见。”

“哈哈,当然没有意见。”男人捧着茶,笑着说。“那么,散会吧。”

“好的,三日月殿下。”女子再次一鞠躬,直接从大厅中央消失。

 

在所有人离开前,穿着军装的高大男子叫住了名为三日月的人:“三日月,别来无恙。”

三日月宗近回头,看向一脸认真的鬼丸国纲,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别来无恙啊,鬼丸。那么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专门叫住我?”

鬼丸国纲正色道:“三日月,我收到消息,最近新月的活动突然频繁起来,并且越来越靠近王都,这让我觉得将有大事发生。而明天就是战争学院的开学典礼,若我没记错,你作为特聘教授,也在被邀请之列,请千万要小心。”

闻言,三日月宗近轻笑出声:“鬼丸你真是爱操心啊,比我还像个老头子该怎么办啊。”

“三日月,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我们五人都仅有23岁么?”鬼丸国纲有点无奈,三日月宗近别的什么都好,就是不知为何会喜欢称自己为老头子。

“嗨,嗨,鬼丸你就是太严肃了,一点也开不起玩笑啊。”

“···那么三日月,明天就拜托你照看一下了。”


再来一张....为什么我一次只能放一张图啊ojz不开心
依旧自截图,来源于冬绿太太的茶球mmd
现在的电脑桌面XD

自截图,冬绿太太茶球视频
啊啊啊啊啊入沼了啊qaq!!!
考完就来写茶球脑洞!

【存梗系列】奥利奥的甜与苦...?

bilibili看到一个弹幕说伊达组鹤球站中间就成了奥利奥啦,瞬间笑出声。

鹤球一定是白色的薄荷巧克力口味,偶尔孩子气,但是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冷冷的,还很有礼貌w。甜美却不醉人的高贵?

kuri酱是黑巧克力,苦涩,不平易近人,却醇厚,心思如黑巧般纯净的孩子呢(只想一个人战斗一个人死去什么的...)

咪总是咖啡牛奶巧克力,看着不甜,实际超美味的种类!

微妙的开了乱七八糟的脑洞呢233333

这样的奥利奥真的能吃嘛(x)